時時計劃|那個下雨天

當太陽從海平面升起時,您早已匆匆趕到學校;當明月與銀河共舞時,您仍拖著疲憊忙碌在燈下。這是時時計劃的老師的身影……
——題記
風吹開飄零得泛黃的日記本,思緒紛飛,悠悠歲月,曆曆往事,依舊紛飛在我的心中。記憶的閘門不由自主的打開了,它就像一部影片,在我的腦海裏播放……
【片段一】記得第一次邁進校園,我哭鬧著要回家,媽媽也陪著我落淚。您——王老師,以你那溫暖的臂膀緊緊的摟著我,那和藹的面容,慈祥的目光,溫和的聲音,使我緊張的情緒一下子煙消雲散。甯輕輕的撫摩著我的頭,溫柔的對我笑,我深深的愛上了這座學校。課堂上,我們一起翺翔在知識的藍天下——白雲是您譜下的樂章,雨水是您播撒下的希望;下課後,您與我們一同遨遊在心靈的海洋裏——貝殼是您的真誠,魚兒是您的熱情。老師,您用人類最崇高的感情——愛,播種春天,播種理想,播種力量……
【片段二】還記得第一次戴上了紅領巾,您——高老師,用你那清脆悅耳的聲音嚴肅地說:“孩子,紅領巾是革命先烈的鮮血染成的,革命前輩的血不能白流啊!”您給了我生活的尺,讓我天天去丈量,您給了我一面模範的鏡子,讓我處處學習的榜樣。我用稚嫩的目光望著您,心裏暗暗堅定信心:“學會做人,學會學習,學會創新。”老師,如果沒有您思想的滋潤,怎麽會綻開那麽多美好的靈魂之花?
【片段三】轉眼初中生活即將結束,坐在教室裏,看著雪白的粉筆隨蔡老師蒼勁的臂膀一跌一揚,與黑板摩擦著發出優美的曲調。敬愛的蔡老師潇灑的把身子一轉,一顆顆閃耀的星星挂上了黑色的夜幕中。星星點點的粉筆灰在空中彌漫飄揚,知識也散布到我們的腦海中。晨曦透過玻璃,輕揚飄落在老師的發絲上。霎時,老師想塵封已久去又發出光輝的雕像,眼神裏穿越了古老文明,曆史長河……您巴不得將您說知道的知識都傳送給我們,望著同學們作業上那一個個鮮紅的叉,您的心跌入谷底。放著病情不管,只爲我們多學一點:放著生病的孩子不管,只爲我們考好一點。那天,無意間瞥見您疲憊的神態。啊!老師!絲絲皺紋,見證了您多年的付出,縷縷白發,目睹了您辛勤的哺育,粒粒藥片,傾聽了您永恒的期盼。老師,相信:“今朝辛勤無人曉,來日遍地桃李天下知!”我們將飛往更藍的天空,留下朵朵白雲來寄托我們的寸草心。
回憶過去的一幕幕,從幼兒園到初中,給予我愛與關懷的老師不計其數,在此我要向所有的老師說聲感謝。此時我想起了一首歌:“靜靜的深夜群星在閃耀,老師的房間徹夜明亮,每當我輕輕走過您窗前,明亮的燈光照耀我心房,啊每當想起您,敬愛的好老師,一陣陣暖流在心中激蕩……”

在一個昏昏沉沉的下午,驚悚的雷聲令人害怕,滂沱大雨敲擊著窗戶,教室裏的同學也是昏昏欲睡,沒有了往日的精神,大概是這沉悶的天氣壓得令人喘不過氣來吧,這時,卻有一個瘦弱的身影出現……

趴在課桌上昏昏欲睡的我,對同桌把我吵醒有很大的不滿,甚至有些氣憤她爲什麽打攪我,意識到我的不滿,同桌撇撇嘴說“有人找你,我把你叫醒,你還不樂意了,”說完還用手指了指教學樓旁的休息室,我疑惑的看著她,心想著,這下雨天的,有誰會來找我,她繼續解釋道“似乎是一個阿姨來找”,這讓我更加疑惑了。

走出教室,地面已經被打得濕濕的,涼飕飕的風迎面撲來,晃了晃昏沉的腦袋,凜冽的大風把我吹得清醒了些,感覺有一股涼意襲來,不禁把脖子往圍脖裏縮了縮,不由得加快了腳步。

還沒走到休息室,一眼便瞥見那個瘦小的身子在往外探,往四處張望著,我帶著點怒意加快了步伐走向了休息室,想質問她,爲什麽要來打擾我上課。走到門口,看見她正擰著被雨打濕貼在額頭上濕哒哒的頭發,順便還抖了抖身上雨衣上的水,我站在門口,張了張口,怎麽也說不出來心裏想好要質問她的話,再沒有剛才那般的不耐煩。

她整理著衣著,也許是太入神了,我站在門口等了許久她也沒有發現,我便先開了口“媽,你怎麽來了?”她看見我來了便忙放下雨衣,拿起旁邊那個已經退了色的尼龍包邊回答說“來給你送件衣服。”說著從包裏邊拿出件外套,用手摸了摸外套,小聲嘀咕著“幸好沒濕,”輕輕呼了口氣,把外套遞給我。

我也不多說什麽,三下做兩下就套上了那件外套,她伸出手替我理了理領子,她那冰冷的手指碰到我脖子的時候,條件反射的縮了縮脖子,她說“別感冒了,家裏還有活,就先回去了,”說著便拿起那濕漉漉的雨衣往外走,不覺眼角有溫熱的液體流了出來,又立馬用手背把它拭去,她站在人群校道上往回看我,她用手指了指教室,示意讓我回教室去,150度近視已足以讓我看不清當時她的表情,似乎在沖我笑。不一會兒,那身影便消失在校道轉彎處不見了。

回到教室,同桌就就像好奇寶寶一樣湊過來問“那個阿姨是來給你送衣服的?”我點了點頭,她又問“你媽媽?”我又點了點頭,還沒等她再說點什麽,老師便伴著那悅耳的上課鈴走進教室了,趁班長喊‘起立’的時候她又立馬趴在我耳邊輕輕地說“你媽媽真好。”又迅速離開,拿出課本,便沒再說什麽了。

頓了頓,我在心裏默默的說道“是啊,我媽媽真好”。

想起生活中的點點滴滴,母愛無言,我從未說出一句感謝,或許我心裏正在對媽媽說,媽媽,請爲自己添一件衣服,爲孩子穿梭在風雨中的自己添加一件衣服吧,又或許時時計劃從未意識到“樹欲靜而風不止,子欲養而親不待。媽媽,辛苦了!

2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