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1全訊網|跑步的人

人們常說:“珍惜你所有的,忘記你所沒有的,這就是幸福。”但是,如若321全訊網們總是沉浸于自己所擁有的,那麽世界上的奇迹都該消失了吧。只有永不止步地追求,生命才能綻放光彩。
達到事業的頂峰卻還是不斷追求超越自我,這是詹姆斯•卡梅隆的最佳寫照。作爲《泰坦尼克號》、《阿凡達》等有名電影的導演,卡梅隆並沒有被眼前的光環所迷惑。前不久,他來到世界上最深的海溝——馬裏亞納海溝潛水,成功地挑戰了吉尼斯紀錄。
“在黑暗陰冷的海底,我更能感覺到自己的渺小。”這是卡梅隆上岸後的感歎。
一位如此著名的導演都說自己“渺小”,不斷地追求自己所沒有的,作爲一名普通人,我們是否更應該抛開自己現在所擁有的,努力去追求呢?
永不止步的追求令人傾慕,但是,有些人卻沒有感歎追求的美好。
黃葳,一位神童,在以優異的成績越級進入大學少年班後,便整日沉溺于網絡遊戲之中,無法自拔。他的父母多次飛往他所在的大學,將他從網吧中揪出,也無濟于事。老師實在是沒有辦法了,開導家長讓他們帶他回家,但依舊沒有作用。
“我受了太多壓迫,今天我自由了,可以主宰自己的生活了。”他在自己的微博中寫道。沉淪墮落難道就是他追求的自由嗎?
是什麽讓他迷失了前進的方向呢?其實,正是因爲他總躺在過去的成績堆裏,在過去光環的照耀下,沒有了目標,于是他不再追求。他的人生才由此脫離了正常軌道。縱然人們對他有那麽多的期盼,縱然他還四肢健全地活著,可是,一個失去靈魂的人,還能走得遠嗎?
沒有追求的人令人惋惜。
如若人們都能像沒有四肢卻已舉行過幾萬場演說的尼克•胡哲一樣;如若人們都能像聞名遐迩卻退役當教練的杜鋒一樣;如若人們都能像努力追求國際認可的範冰冰一樣,那麽,永不止步的精神將會播散到每一寸土地。
生命在于追求。只有永不止步的追求,才能讓生命綻放得更加絢爛。 

北島曾在《波蘭來客》中寫道:“年輕時我們都有夢想,關于文字,關于愛情,關于穿越世界的旅行。現在我們夜深飲酒杯子撞在一起,聽到的都是夢破碎的聲音。”悲壯詩人看見了未來的我們。
這個世界以一種矛盾的方式充斥冷漠。我們見過了聲嘶力竭的呐喊者被社會的冷冰冰磨去棱角;我們見過了曾經意氣風發鮮衣怒馬的少年走向了成長的虛無消失不見;我們見過了拯救地球的英雄只能在角落落寞地感受人群歡呼的余溫。于是我們懼怕,懼怕懷揣理想登上高樓被惡語中傷被勢力所脅,墜入深淵,果決慘烈。
于是有人提出,爲何總是要做在路上跑的人,我們可以懦弱一回,成爲路邊鼓掌的人。的確,以旁觀者的身份存活于世,只負責驚呼與鼓掌,于人潮湧動時顯形,于悄無聲息時消遁,是再也簡單不過的保全之道。此時人人化作隨風倒曳的蘆葦叢中的一株,彙入朝九晚五的電車流,沒了尖銳與戾氣,溫吞吞地,對世界宣告妥協。
自然有人是堅決反對的。汲汲營營于世之人一直是古來聖賢批鬥最爲慘烈的對象。我們有軟弱的不堪一擊的肉體支撐,卻也有如同摒棄了一切的死士般的意志,爲何突然屈服于養生求歇的貪欲之下?人活著,並不是以此般形態,“口鼻尚存一絲氣,四肢仍余一絲力”,而更應追求海明說的“高貴”。
撥開迷霧看,偌大的世界從來不缺旁觀者,若是從一開始就放棄了追逐世界的信念,人,社會只能成爲冷漠無知膽怯堆砌起的軀殼;而由旁觀者構建出的團結卻也是一擊即碎——佯裝弱者充當手無縛雞之力的老弱病殘是對生命的亵渎。
跑步的人在沖向終點後獲得榮譽,性情耿直者更是不會因過程中的辛酸和疲累而後悔。當人群散去,跑道上空無一人,卻也能攜著飽滿的淚光餍足地歸去。
三闾大夫行吟澤畔投江與魚蝦相伴,化作了汨羅上的一縷艾草香。若是有人尋問我,你願跑步,還是願鼓掌?321全訊網定選前者,心甘情願地被吸納進夢想的食人花,鮮翠欲滴。

2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