捕魚街機-虛僞到最後亦真實

什麽事也不在乎嗎?不想!什麽人都不理會嗎?不要!有過離開自己的狹隘的世界,投身即爲殘酷與真實的生活中嗎?正在!
用虛僞來裝扮自己,用冷漠來保護自己。以“不在乎”“漠然”來構架這可有可無的自己。一個“那樣的他”充當了時光中的過客,“這樣的他”埋藏在心靈深處。可曾害怕擁有,擁有著雙手抓不住真實,可曾害怕失去,失去了來面對人生的面具。人前可有可無,人後無所適從,。
你的面前,捕魚街機極盡全力的演繹著另一個自己,不喜不怒的我,你喜歡嗎?安靜看書的我,你願意靠近嗎?舞台下那個不願嬉笑的我,你有注意過嗎?付出的違心的讪笑,得到的是表面浮華。
累嗎?很累!感覺可以放棄了嗎?—能嗎?
短暫的光輝,是永久的束薄。放開了自己,拿什麽換取別樣人生。我也有夢想,卻不能意氣風發地再次做出抉擇;我多愁善感,卻不能在自己的感官下擁有一份虔誠的情義;我懷舊,卻不能改變現實的無情吞噬往事種種;我想要一片靜土,卻不能因爲在炙熱的陽光下選擇自己的那片雲彩……
青春的酸甜苦辣我也曾擁有,綻放的花樣年華我也曾享受。這真實嗎?曾經度過!這虛幻嗎?那不算是我!
一天兩天算是虛僞,一年兩年可曾真實。你記住的只有面具下的我。真實的我,你不會發現,所以你不會感受。縱使回憶幕幕,感傷重重。而我,依然還是以前的那個我,只是沒有了往昔的那份淡然,沒有了認准目標锲而不舍的鬥志,沒有了那份看待世事的忠誠,沒有了朝夕相伴的熟識……
一個虛僞的世界,一個真實的空間。一個虛僞的人,在一個真實的世界生活。虛僞與真實的交替,違心的話語,是否帶著一絲暖心?虛僞:我知道那不是。真實:我無法否定它的存在。
什麽是虛僞?什麽是真實?
虛僞與真實有區別嗎?
把真實掩蓋,用虛僞的面目去面對衆人,這是美德嗎?
時間真的能淡忘一切,真實與虛僞。最後,才漸漸發現,不是淡忘,而是不願記得。忘記了初衷的僞善,若是不知道,那我在追尋著的是什麽?若是不知道,那我在追尋著的是什麽?從前,現在,一直在守護,一直在追尋,一直在努力,又是爲了什麽?
真實,你會相信嗎?
虛僞,你會起疑嗎?
一個真實的人,述說的虛僞故事。

  盡道隋亡爲此河,至今千裏賴通波。若無水殿龍舟事,共禹論功不較多!
——題記
炎炎夏日,我站在楊柳綠蔭下看著這揚州古運河讓我浮想聯翩,仿佛是昨日留下些記憶……
石階傷痕累累,曆史沖刷的痕迹淡忘了往日的痛苦,然搖曳的柳樹卻似乎還在傾訴著這段難忘的昨日!
隱約的哀歎,讓我傾聽著,又讓我毛骨悚然。征遼亦偶然,大興土木,造龍舟宮殿,只爲看一眼江南風景,品一番江南美子。赤日炎炎,纖夫們拉著龍舟,汗流浃背的,然宮殿裏尋歡作樂,閑情逸致。
千萬裏的沿途,到處的難民,背井離鄉,妻離子散,滿地餓殍,龍舟上卻嬉笑暢飲,歌姬靓女陪在君王懷。看瓊花樂盡隋終,卻不知道花開花落不長久;南國絲竹,調出幾分淒涼,亡國之君卻依然唱著靡靡之音—《後庭花》;長臯麥隴送余秋,輕輕一句便帶出江南秀色。葬送大隋江山,只博紅顔一笑!
這條京杭運河貫穿南北,就是這條河害得國家民不聊生;害得華夏再一次狼煙四起;害得那楊家殆盡了江山……但任何事情都有它的利弊的兩面,不能客觀的看問題。運河也不列外,如果說隋朝因運河而滅亡,運河因有隋二世而滅亡。這條宛如彩帶的運河卻功在千秋,利國利民,造福于後世,滋潤華夏這片沃土。
楊花落李花開,隋朝的滅亡迎來了強盛的大唐。威儀四方,總結教訓,“水亦能載舟,亦能覆舟”,“以銅爲鏡,可以正衣冠;以曆史爲鏡可以知興替;以人爲鏡可以明得失”……
如果沒有前朝的運河,哪來的大唐的盛世,哪來的綿綿的漕運,哪來的商賈雲集,哪來的修渠灌溉……
這條運河促進了中國南北文化的交流,造就了絢麗多彩的運河文化,對中國的南北統一有著不可磨滅的意義,豐富了中華名族的古代文明。
前人栽樹,後人乘涼。現如今,運河作爲南水北調工程上又煥發出無限生機,緩解了南澇北旱的壓力。
隋二世而亡,雖在當時乃至至今被人稱爲暴君,在他手中造就了中國最偉大的工程,他與他的隋朝卻留給後人無限的福澤!運河中似乎還留下隋的倒影,依稀可見。有功也有過,哪有十全十美的人生啊,人哪有不犯過錯的時候呢,就讓他功過後人評吧!
夕陽下,陽光不再毒辣,將運河照成一面古銅鏡,捕魚街機彎下身子,捧起河水洗了把臉,悄悄地就離開了…… 

2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