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是什麽平台/那一刻,我發現了自己

自初中以來,跑步一直是AG是什麽平台的弱項。盡管在假期裏會抽空去跑跑步,鍛煉鍛煉,可通常都是堅持不到一周。無奈,我只好以“長高了會變瘦”爲借口自我安慰。可現在初三了,我人是長高了,看起來也瘦了,可面對這次1000米的測驗,心裏還是沒有底。“我會進步嗎?”我自問。

隨著老師手中那示意開始的秒表落下,一切都仿佛離我遠去,只剩下眼前那條似乎永遠也跑不完的紅色跑道,在太陽光強烈照耀下的紅色,是那麽令人恐懼。我抽搐了一下,隨後盡力調整自己,緊跟著前面一人的步伐。

測驗前溫柔和煦的微風頃刻便化作了調皮的孩童,它們嬉笑著,肆意在我臉上橫沖直撞,有時甚至拉住我的褲腳、衣角,阻礙著我前進的步伐。我甩甩手,想要將那些頑皮的“孩子”趕走,可一切都是徒勞。

六百米已經過去,我正驚訝于自己的耐力竟有這麽大幅度提高時,一直居于我身後的“死黨”突然加速,趕超了我的步伐。我剛想追趕,嗓子突然火燒火燎地疼了起來,急需水的滋潤。肺部一抽一抽的疼痛時刻提醒著我——我的身體已經到達極限,不能再加速。可是我不得不加速,因爲如果不采取行動,我將會在精神和成績兩方面都被挫敗。

1000米的終點越來越近,近得好似在與我招手,。前面的“死黨”已經氣喘籲籲地停止了腳步,在前方搖搖晃晃地走著。“加油!你一定行的!超過他們!”心中似乎有個聲音在呐喊。我的心頭好似被點著了的火苗一般,帶給我極大的勇氣和力量。我倏然向前沖去,帶著太陽的光耀,右腳先于“死黨”踏上了那條屬于我的白線。

4分06秒,對我來說簡直不可思議,比上學期快了30多秒,引起了老師和同學的贊歎和驚訝。我露出了勝利的微笑,直到回家才發現我的雙腳已經幾乎沒有了知覺。但我自豪,因爲我將“不可能”變成了“可能”,並且與“我不行”說了聲再見!

其實,“我不行”只是個借口,可正是這小小的借口,使我們與“我能行”隔絕開來。沒有嘗試怎麽能得到結果?

那一刻,我發現了自己,那個深藏于心中的自我,那個倔強不肯輕言放棄的自己。

“乘著回憶的快車,駛向最初的起點。欣賞著沿途的美景,每一站,都使我流連忘返。”
——題記

  “旅客們注意了,馬上就到了本車的終點站,請帶好您的隨身物品,做好下車准備。”隨著導遊的聲聲催促,我整理了自己的行李,離開了這僅有我一人的車廂,來到了1998年。

  我悠閑自如地在田間小路上,“啊!”突然,一個抱著小孩的中年婦女撞了我一下,由于重心沒有把握好,使我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她連忙把我從地上拉了起來,一邊幫我拍衣服上的灰一邊關心地說:“沒事吧?妞妞,撞到你了。”“沒事沒事。”我連聲說著。我注視著眼前的她,四十多歲的臉早已挂滿了皺紋,亂蓬蓬的頭發被胡亂的紮著,看得出來,上面還有面包屑和口水,不用說,這也是她懷中的嬰兒所爲。漸漸的,她抱著懷中哇哇大哭的嬰兒走遠了,望著她匆忙離去了的背影,我的鼻子一酸,眼淚便落了下來。那個頭發亂蓬蓬的人就是我的外婆,她懷中那個因爲發高燒而哇哇大哭的嬰兒就是我。

  擦幹了淚水,我繼續向前走。不知不覺中已來到了2002年。在哪裏我看到了長大一點兒的我和又老了幾歲的她。她彎著腰,手中拿著小碗跟在我的後面,輕聲喚著我的名字哄我吃飯。剛學會走路的我調皮的到處亂跑,任她追著喊著。終于,她停了下來,我看到她一手撐腰和一臉疲憊的神情。躲在牆後觀看到這一幕的我不禁有些心痛。

  再繼續向前走,來到了2003年,那個悲傷的秋天。外婆摔傷了,她躺在床上,很久很久沒有下來。我那時好乖,坐在小板凳上陪著她,給她背唐詩。一首接著一首,背完一遍就再背一遍,我就這樣守著外婆,直到她病好。這期間,我乖得像個大孩子一樣,沒有哭鬧,也沒有找其他小朋友玩。

  再向前走,我回到了現在。2012年,眼前的外婆變化那麽大,幾乎白完的頭發,矮小的個子,黑黃的皮膚和滿臉的皺紋,就這樣出現了,讓我手足無措。外婆病了,具體是什麽病還要經過醫生的進一步確認。很怕是不好的結果,很怕外婆就這樣變老,很怕失去她。盡管無數遍的告訴自己要堅強,但那害怕實在太巨大了,完完全全籠罩住了我,讓我無法擺脫。

  AG是什麽平台有一個好外婆,歲月和疾病請你不要傷害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