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3邀請-日子

踏光陰而行,攜一粒沙,一袖月,走進荒蕪,找尋前世的哀愁。問一聲南飛的大雁,那些一去不回的時光,那個一直站在原地的你,是否別來無恙。

  時光蒼老,煙花一樣寂寞,月光一樣驕傲,沙漠一樣荒涼。快3邀請曾一度尋找生命中重要的人。蓦然回首,那人就在燈火闌珊處……

  蟄伏過漫長冬日的寂寞,終于又迎來的春暖花開的季節。春風微涼,空氣中湧動著潮濕的氣息,想要褪去厚重的冬裝,卻遭到了你的阻撓。

  春光恰好,又怎能裹在厚重中失去了親近的機會?

  我一開始百般不情願,極力向你強調“我不會冷”,“天氣很暖和”之類的話。

  你不停的絮絮叨叨,甚至開始幫我准備回校的冬衣。

  青春的鋒芒總是在不經意間劃傷別人,我們開始爭吵。最後,我摔門離開,獨自一個人回校。不管身後的你是如何頹喪,似乎永遠也讀不懂少年的心。

  春風拂在臉上還是泛著涼意,我不由自主的打了個哆嗦。只是看著春光明媚,又怎會冷呢?

  終于結束了一上午漫長冗繁的課程。剛走出教學樓,一股寒氣撲面而來,呵,真冷啊!衣衫單薄的我終抵不過寒意的侵襲,我開始後悔沒有聽你的話。

  感冒,發燒一點點的侵蝕著我的身體,上課時頭暈乏力,至任憑春風在耳邊呼嘯而過。我享受了所謂的春天,卻是因無知,換來了如此的代價。

  終究還是沒忍住,給你打了電話。

  校門口的你,早早的等在了那裏。被風吹亂的發絲,凍得通紅的鼻頭,只是感覺眼角發酸,像被風迷了眼一樣。

  “媽!”哽咽在喉嚨中,更多想說的話,卻說不出來。

  你欣慰的一笑,眼角的皺紋更似在風中綻放,一點一點的紮根在我心中。

  袋子提在手裏,雖然只有衣服,但感覺他萬般很重。忽然想起什麽,回頭卻發現你一直站在那裏,再也忍不住淚水,急忙回頭,怕被你發現。有時候,人生只需要回一回頭,那個在身後默默凝視你背影的人一定是這個世界上深愛你的人。

  穿上厚衣服,才知道溫暖。終于知道,真正的溫暖,不是春天到來,而是由心生,心生溫暖,何處不春天?

  這時光是如此溫柔,是你給了我整個春天,我不會再忘記你給的溫暖,我不會再忽視你深情的眼眸。趁春光恰好,獨守一段溫暖,只看那燈火闌珊樹影稀,蓦然回首人依舊……

親,自從你走了以後我才發現我有那麽多事情沒有做,

  答應過你的,要和你一起吃遍半條街,

  答應過你的,要很努力的忘掉那個人的。

  答應過你的,要一起去畫畫。

  答應過你的,要一起去面對的。

  答應了你這麽多,沒有一件事情完成了,當我在破舊的高三老樓裏熬的時候,突然想起了你說的那個故事:有一個白色的東西經常在樓道裏飄來飄去~那個就是所謂的什麽吧,然後每次補課到天已經黃昏的時候,你第一個拽起書包往外跑,那個白色的東西其實就是一個塑料袋。你要是知道了肯定特別無語。然後又會對我說:你天天給我灌輸封建迷信思想!

  你的電話在你走之後已經打不通了,發了那麽多的短信你還是沒有回,你應該很忙吧?數學老師回來了,英語老師要退休了,你回來的時候教室裏的樣子應該會變的你都認不得了,最近很想,很想你。

  很多時候的你,連我也懷疑是不是一個人,你是那麽厲害的班長,必要的時候爲了我們大家的利益和那個懶的不像話的班主任頂嘴,可是很多時候頂著大大的黑眼圈上課,因爲夜裏一個人害怕。我就添油加醋的繼續說那麽些亂七八糟的故事。

  沒有你的日子裏,有了很多了無生趣,沒有以前那些吵吵鬧鬧的日子好無聊。以前你在的時候總是問那麽多濫情的廢話,結果被你臨走的時候弄的那麽一大堆煽情的話哭的死去活來,丟臉死了。

  沒有你的日子積攢下了很多的話想和你說,大家都變的好冷漠,都像蟲子一樣的在書堆裏爬來爬去,我現在的日子除了發呆就是聽課,作題,現在真的好後悔沒有好好聽你的話,沒有把那個人忘幹淨,弄得自己那麽狼狽,沒有好好的按時睡覺,現在很累無法再熟睡,沒有少聽一點歌,現在耳機沒有辦法摘下來了。在你眼裏的我始終是一個生活無法自理的小孩子,總是因爲一點小小的事情就難過,總是因爲有你們就肆無忌憚的搗亂。

  過完這個夏天,潔也要走了。畫室裏的人也走掉了好多發了很多短信告訴你,你依舊沒有回,不知道你有沒有收到,寫了很多矯情做作的信給你,無法寄出,總是被退回快3邀請手裏。

  千裏之外,音信全無。